球彩直播:滑雪断腿!诺伊尔毁掉拜仁的赛季和自己的前途?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既可以用在拜仁慕尼黑身上,也可以用在诺伊尔身上。继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在世界杯首战右膝关节前十字韧带断裂之后,世界杯小组出局后去度假散心的诺伊尔也遭遇严重意外。这位拜仁与德国队双料队长今天在Instagram上自宣滑雪散心时不慎摔断了小腿,“昨天的手术很顺利。非常感谢医生!然而,得知赛季已经报销,我非常伤心。”

1670685172842050076.jpg

诺伊尔自宣重伤告别本赛季。

为什么可以滑雪?

相比于同样很有可能因伤告别本赛季的卢卡斯,诺伊尔的重伤无疑令拜仁和球迷更加难以接受,更加无法理解。不少球迷第一时间就提出疑问:滑雪如此高危的运动,难道不是职业足球运动员不应该参与,甚至是在合同里明文规定不能参与的吗?按照诺伊尔自己的描述,他从事的是“ski touring”,属于登山滑雪运动里低强度低风险的一种,不是高强度高风险的“ski mountaineering”。可能根据拜仁的规定,这并不属于高风险运动。

至少从拜仁高层截至目前的表态来看,无论是董事会主席卡恩还是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都没有丝毫责怪诺伊尔的意思。卡恩就说:“曼努埃尔受伤的消息令我们所有人大吃一惊。我们会支持他,在他复出的路上一路相伴。他会从这次重伤中恢复过来,而且回到场上时会像一直以来那样强大。”萨利哈米季奇的表态大同小异,都是表达了对诺伊尔的关心和祝福。当然,公开表态不代表一切。正所谓“家丑不外扬”,此事就算涉及到管理问题,拜仁也未必愿意公开承认,何况当事人还是德高望重的诺伊尔。

1670685290577058800.png

上赛季冬歇期,诺伊尔也在网上“报平安”,当时他因新冠在马尔代夫酒店里隔离。

事实上,上赛季冬歇期,拜仁的管理就暴露过问题。当时在全球疫情还相当严重的情况下,拜仁众星还是一如既往地满世界跑。结果在对门兴格拉德巴赫的后半程揭幕战之前,足足有9名球员新冠阳性,基本都是在度假地染疫,其中就包括在马尔代夫酒店里隔离的诺伊尔。由于当时舒波-莫廷和布纳·萨尔正在参加非洲国家杯,加上戈雷茨卡和斯塔尼希奇有伤,拜仁只剩下12名职业队球员,纳格尔斯曼只能临时征调几名梯队小将,包括只有16岁15天的万纳,以残阵迎战“克星”门兴,最终以1比2落败,也为一个自由落体的后半程埋下伏笔。

如果说多名球员在度假时染疫还可以更多归结为运气不佳(毕竟就算乖乖待在慕尼黑也随时可能中招),那么球员在度假时因从事高危运动而重伤,还能说是“纯属意外”吗?就算诺伊尔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过错,没有违规,但此事的发生也证明了拜仁对球员的管理有漏洞。

尼贝尔提前回归?

相比于此事可能涉及的管理和纪律问题,外界更关心的是诺伊尔这次重伤,对于拜仁剩余半个赛季以及对其职业生涯所造成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首先,从拜仁的角度来说,诺伊尔的受伤几乎意味着必须在冬窗重新引进一名有经验的门将。诺伊尔上一次程度相仿的受伤发生在2017年。当时他的左脚在短短半年内3次跖骨骨折,其中第3次发生在9月中旬。由于转会窗已经关闭,拜仁不得不立即重新激活在那个夏天刚刚决定挂靴的原三号门将汤姆·施塔克,让他重新充当乌尔赖希的替补。毕竟当时的三门弗吕希特尔太过稚嫩,没有职业比赛经验,一旦乌尔赖希也出现什么三长两短,情况就会极其被动。

1670685443736096177.jpg

在摩纳哥主力位置稳固的尼贝尔,有可能提前回归拜仁。

本赛季,拜仁放走了弗吕希特尔,也送走了上赛季租借到桑德兰的罗恩-托本·霍夫曼,提拔19岁的申克为新的三号门将。因此在诺伊尔再次重伤的情况下,为乌尔赖希准备一个有经验的替补势在必行。莱比锡RB在9月初对顿涅茨克矿工的欧冠小组赛折损了主力门将古拉奇(十字韧带撕裂)之后,立即就签下了自由身的挪威国门尼兰,让其充当二门布拉斯维希的替补。莱比锡的门将配置跟拜仁一样,也是由梯队小将(年仅18岁的尼基施)担任三门。因此,无论是根据以往经验,还是参考竞争对手的做法,冬窗签一个有经验的门将是萨利哈米季奇不得不做的功课。

众所周知,拜仁原本就有3个有经验的门将,只是其中一个——2020年夏天以“诺伊尔未来接班人”身份从沙尔克04自由转会而来的尼贝尔,从上赛季开始就租借到法甲劲旅摩纳哥锻炼。按照与摩纳哥达成的协议,拜仁原本可以在过去的这个夏天提前将尼贝尔召回,只是没有这样做。那么,拜仁有没有可能在这个冬窗提前召回尼贝尔来救急呢?答案当然是有可能,但必须跟摩纳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甚至要做相应的经济补偿。毕竟尼贝尔在摩纳哥稳坐主力位置,一旦赛季中途把他要回来,摩纳哥极有可能要立即重新签一个一门,这将是一笔计划外的开支,而这笔开支可能要由拜仁来埋单。

“天空体育”的拜仁跟队记者普莱滕贝格披露:“拜仁如今正在认真考虑让尼贝尔回归!事情还处在初始阶段。拜仁得跟摩纳哥商讨解决办法。经纪人巴克斯已经说了:‘在亚历山大(尼贝尔)或者我对此说些什么之前,拜仁得首先跟摩纳哥谈判。’”如果拜仁能顺利跟摩纳哥达成协议,那么无论是对于拜仁还是26岁的尼贝尔来说,都是最佳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对于不想再给诺伊尔当替补的尼贝尔来说,这是他提前上位的最佳时机。而一旦能在拜仁稳定地打上比赛,也几乎意味着他可以在今后一年半这个欧洲杯周期内入选德国国家队,整个职业生涯的发展轨迹都会完全转变。在特尔斯特根之后,德国足球也面临门将断档的危险,而在2019年U21欧青赛上表现出色的尼贝尔是最有希望解决问题的人选。

1670685471278251849.jpg

即便今冬就回归拜仁,尼贝尔也要跟乌尔赖希竞争上岗。

当然,现在就谈论尼贝尔的国家队前途还为时尚早,毕竟他即便能立即回归拜仁,首先还要跟乌尔赖希展开竞争。早在诺伊尔上一次重伤期间,乌尔赖希就出色地完成了替身工作。而前几周在诺伊尔肩伤休战期间,这位“队史最佳二门”也令人放心地连续出场,赛季至今已在德甲、德国杯和欧冠总共上阵8次,仅失6球,零封5场。相比于令纳格尔斯曼陌生的尼贝尔,乌尔赖希显然才是顶替诺伊尔的第一人选,至少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

不过,乌尔赖希在2017/18赛季尾声对皇马那场欧冠半决赛次回合的致命失误,令人心有余悸。考虑到2个月之后,拜仁就要在欧冠1/8决赛面对拥有姆巴佩、内马尔和梅西的巴黎圣日耳曼,缺少诺伊尔实在是影响太大了——无论是乌尔赖希、尼贝尔还是“X门将”,都无法给球队带来足够的安全感。但事到如今,拜仁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重蹈塞普·迈耶覆辙?

如果说诺伊尔的重伤对拜仁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近在眼前,那么对于已经36岁的诺伊尔自己来说,这场意外则会严重影响他的未来。职业生涯尾声在球场外受了重伤,这个故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一位拜仁兼德国队主力门将身上。诺伊尔与卡恩之前最伟大的德国门将——塞普·迈耶,当年就遭遇过相似的不幸。

1670685681669086332.jpg

一场严重车祸,导致一代门神迈耶在35岁时就被迫挂靴。

1979年7月14日,时年35岁的迈耶在从拜仁总部开车回家路上因车速过快失控,与对向车辆相撞,造成了几根肋骨和手臂骨折,而且第二天医生才发现他的横膈膜撕裂,立即开刀才保住了他的性命。同年11月下旬,迈耶恢复了训练,但无法摆脱伤痛的他很快就决定挂靴,留下了代表拜仁正式比赛出场661次(至今仍是队史纪录)和为国家队出场95次的纪录。

当然,以今天的医疗和复健水平,“只是”右小腿骨折的诺伊尔在明年就满血复出应该不成问题,不必过分担心。但考虑到诺伊尔上一次重伤复出之后,在将近一个赛季之内状态持续低迷,看上去难以重回巅峰,明年3月就满37岁的他这一次又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恢复理想状态?他真的还能重回巅峰吗?问号真的是太大了。

这届世界杯小组赛期间,诺伊尔的表现就颇受争议。面对日本和哥斯达黎加的那4个失球里,换作是2020年欧冠八强战期间的那个诺伊尔,可能1个都不用丢。而与日本赛前,他与戈雷茨卡商量如何抗议FIFA禁止佩戴彩虹袖标,并最终让全队在赛前合影时集体捂嘴一事,也在德国队出局之后成为他被外界抨击的又一条重要罪状。

1670685730026029949.jpg

诺伊尔伤停期间,特尔斯特根又有机会向国家队主力位置发起冲击。

德国队出局之后,诺伊尔第一时间就明确表达了自己还想继续参加本土欧洲杯的想法。而德国媒体也普遍认为,诺伊尔即便水平已略有下滑,以及在卡塔尔表现并不理想,但依旧是当今德国最好的门将,特尔斯特根还是比不上他。不过不要忘了,上一次诺伊尔重伤期间和复出之后,特尔斯特根就在民意上首次压倒了诺伊尔。类似的一幕,很有可能会在明年重演,这也会给本就焦头烂额的弗利克带来新的烦恼。

推荐文章
广告:
© 2023 球彩直播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