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彩直播:德国足协请“外援”支招,这是帮助还是限制弗利克?


在世界杯四强决战开打之前,早早就沦为看客的德国人又搞了一个大阵仗。今年3月上任的德国足协主席诺伊恩多夫昨天召开了一场年终总结会,这是他从卡塔尔回国后首次面对媒体。如德媒所剧透的那样,诺伊恩多夫宣布成立一个由德国足协外部权威人士所组成的“特别工作组”,邀请几名德国足坛的大佬——鲁梅尼格、沃勒尔、萨默尔、卡恩和明茨拉夫共同为德国国家队的改革与重建出谋划策,以确保在一年半之后的本土欧洲杯上取得成功——绝对不容许失败!然而,这样一个看似豪华却没有决策权的团队,真的能帮助已经被摘下“大赛型球队”标签的德国队立即重返正轨吗?

1671011812711055451.png

德国足协邀请沃勒尔、明茨拉夫、卡恩、鲁梅尼格和萨默尔(左起)组成“特别工作组”。

德甲四强高管组团

在连续两届世界杯小组出局,加上去年欧洲杯在1/8决赛就被英格兰淘汰之后,德国队已经连续3届大赛未能跻身八强,跟此前连续6届大赛(2006年世界杯到2016年欧洲杯)都至少打进半决赛并在2014年赢得世界杯冠军形成强烈反差。连德国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国家队已经不再是所谓的“大赛型球队”。

然而,德国队并没有像同病相怜、死因相近的西班牙队那样立即换帅,只有任职超过18年的国家队和足球学院总经理比埃尔霍夫一人担责——引咎辞职。上周三下午,德国足协主席诺伊恩多夫和第一副主席瓦茨克只是跟国家队主教练弗利克开了一场闭门会议,然后就立即宣布弗利克留任。瓦茨克事后还透露,他们“想都没想过”换帅。

事实上,比埃尔霍夫的辞职不仅没有动摇弗利克执教的根基,甚至在最大程度上巩固了弗利克的帅位。既然败军之帅依旧稳坐钓鱼台(主要也是因为无论是赋闲的图赫尔还是跟利物浦有长期合同的克洛普,对于此时接手德国队都不感兴趣),想要确保德国队在未来一年半重返正轨并在本土欧洲杯上出成绩,就只能借助于外力了。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外部顾问小组”的成立。

1671011903436039936.jpeg

为了在本土欧洲杯上取得成功,诺伊恩多夫决定聘请“外援”。

这个“外部顾问小组”由德国足协目前真正意义上的实权人物瓦茨克牵头,6名成员均来自德甲四强俱乐部。63岁的瓦茨克本身就是多特蒙德俱乐部合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55岁的萨默尔是他在多特蒙德的外部顾问;拜仁慕尼黑的代表是去年夏天才卸任董事会主席的鲁梅尼格(67岁),以及鲁梅尼格的接班人卡恩(53岁);勒沃库森的代表是今夏才卸任体育总经理的沃勒尔(62岁);莱比锡RB的代表则是上个月才卸任俱乐部董事会主席与有限公司CEO,晋升为“红牛公司项目与投资CEO”的明茨拉夫(47岁)。

6人里面,瓦茨克与明茨拉夫不是职业球员出身,只是纯粹的高管和商人背景,而鲁梅尼格、沃勒尔、萨默尔和卡恩都是德国足球史上极具代表性的球员,4人总计为德国队(前西德队)出场多达322次,打进整整100球,拿到了1980年欧洲杯、1990年世界杯和1996年欧洲杯,外加3座金球奖和6次德国足球先生。此外,沃勒尔还以主教练身份带领那支人才匮乏的德国队出人意料地拿到了2002年世界杯亚军。正如诺伊恩多夫所说的那样,他们“非常熟悉男子足球与国家队的话题”,专业知识“毋庸置疑”。

年纪最轻的明茨拉夫加入稍显奇怪,但这个“外部顾问小组”并不仅仅是为国家队在本土欧洲杯上出成绩出谋划策,还会为国家队的竞技管理架构,以及本土欧洲杯之后的德国足球发展,尤其是青训献计,明茨拉夫在这些领域的经验和网络也很有价值。当然,如果朗尼克不是已经接过了奥地利国家队帅印,更能代表莱比锡“入群”的理应是“足球教授”。

太老?太多男人?只为自保?

表面上看,这个“特别工作组”极具权威,四大俱乐部都有代表加入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各人俱乐部背景所造成的争议,尤其是考虑到这届世界杯上有关于弗利克偏袒“拜仁帮”的负面报道。不过,围绕这个小组的人员构成还是有不少争议。其中一种主要声音是认为拥有国脚背景的4人年纪都太大了,缺少了像拉姆、施魏因斯泰格或萨米·赫迪拉这样退役不久的新一代国家队领袖。这些主要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国脚,跟如今这批“95后”甚至“00后”国脚之间有明显代沟,思维方式截然不同,他们的意见和看法对于年轻一代真的受用吗?

1671012034551051910.jpg

德国女足国门舒尔特批评“特别工作组”缺乏多样性。

另一个争论点在于,6个人是清一色男性,为什么没有女性?毕竟德国是世界上男女足发展最为均衡的足球强国,而且近年女足比不争气的男足还要成功,为什么不邀请女足届的权威人士入群?以主力门将身份赢得过2013年女足欧洲杯和2016年奥运会女足冠军的阿尔穆特·舒尔特就直言不讳地指出小组成员缺乏多样性,“这是我无法理解的一点。”

不仅如此,舒尔特还认为诺伊恩多夫和德国足协成立这个“顾问小组”其实是为了自保,“5位对男足有重大影响力的先生加入,同时他们也是最大的批评者,这正是他们入局的原因。之后你就会知道,当事情进展并不顺利,你是不会从这5位先生口中听到任何负面评价的,因为正是他们参与了决策。”

《踢球者》杂志编辑蒂莫·穆勒在评论中反驳了关于“太老”和“太多男人”的批评,“这当然是一派胡言!毕竟这不是关系到代表性,而是要进言。”但穆勒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不同于已经属于退休状态的鲁梅尼格和沃勒尔,或者早就不从事全职工作的萨默尔,卡恩和明茨拉夫本身就工作繁重,他俩还有多少能量可以为德国足协输出?

当事人之一的鲁梅尼格立即接受了媒体采访,他透露自己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诺伊恩多夫和瓦茨克的请求,“2000年的时候,我就跟赫内斯、沃勒尔以及卡尔蒙德(勒沃库森时任总经理)一同组成了特别工作组。当时,德甲联赛和德国足协之间结盟了,而那是后来许多届大赛取得成功的基础。”如今挑选俱乐部足球界的权威组团去帮助足协和国家队,出发点也是大同小异。

“顾问组”还是“紧箍咒”?

巧的是,弗利克正是鲁梅尼格管治拜仁期间的最后一任主教练。鲁梅尼格表示他想要支持弗利克,“他是个优秀的教练。我们之间的友谊既是由坦诚,也是由批评塑造而成。”

鲁梅尼格这番话,也透露了这个“特别工作组”会对弗利克及其教练组的工作施加影响,肯定不止是支持,也会有不少批评指正。往好的方面想,这几位大佬会帮助弗利克找到一条正确的出路,避免他继续一条道走到黑;但另一种可能是几位大佬的看法会动摇诺伊恩多夫对弗利克的“完全信任”,“顾问组”逐渐会变成弗利克的紧箍咒。以执教拜仁期间与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之间的矛盾作为参考,弗利克是一位绝对不容许别人对自己的业务指手画脚,不会妥协的教练。

1671012106157064904.jpg

斯图加特董事会主席韦尔勒(中)请回赫迪拉(左二)和拉姆(右二)当顾问,并最终逼走体育主管米斯林塔特的一幕,会否在德国足协重演?

3个月前,斯图加特董事会主席韦尔勒邀请两位球队名宿——拉姆和赫迪拉回归担任董事会顾问。尽管韦尔勒此地无银地强调体育主管米斯林塔特欢迎这个决定,但从一开始外界就很清楚,这样做其实是为了削弱米斯林塔特,甚至最终将他赶走。果然,后来在选帅问题上,米斯林塔特和韦尔勒阵营意见向左,导致新帅难产。最终,米斯林塔特在11月底因续约谈判破裂,决定立即与斯图加特分手,随后韦尔勒立即从德乙帕德博恩挖来了新的体育主管沃尔格穆特,随即又请回拉巴迪亚担任主教练。类似的一幕,会不会在德国足协重演?

其实相比于只是向诺伊恩多夫献计的“外部顾问小组”,对于弗利克今后执教会带来更大影响的将是比埃尔霍夫的继任者。诺伊恩多夫除了组建了主要负责竞技事务的“外部顾问小组”,还组建了一个负责商务和管理架构事宜的足协内部小组,成员之二恰恰是上述的韦尔勒和拉姆,韦尔勒兼任着德国足协股份两合公司监事会主席一职,拉姆则是2024年欧洲杯组委会主席。这个小组的其他成员还包括了德国足协秘书长海克·乌尔里希,德国足协司库格伦瓦尔德,德国足协股份两合公司市场与销售总经理布拉斯克,以及德国足协副主席兼欧洲杯宣传大使塞莉娅·沙希奇(女)。

1671012190568004269.jpg

鲁梅尼格想要帮弗利克一把,但结果如何就不好说了。

这个内部小组更多是为了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究竟会找几个人来接替比埃尔霍夫——即原本属于比埃尔霍夫一人的职能,究竟要分别交给几个人来负责。诺伊恩多夫强调,在全面检讨目前的管理架构之前,德国足协不会跟任何一个潜在的比埃尔霍夫接班人接洽,包括传闻中的大热门博比奇(柏林赫塔体育总经理),或者克罗斯力荐的前队友默特萨克(阿森纳青训主管)。

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诺伊恩多夫要请两个甚至更多权威人士,去分别接手原本属于比埃尔霍夫的工作,这也意味着弗利克身边和头上还会有更多“专家”去帮助或干预他开展工作。事情的走向,将愈发不可预料。至于已经解约的比埃尔霍夫,诺伊恩多夫强调:“他仍然是我的联系人。”

诺伊恩多夫透露,他会在圣诞节之前跟这两个小组开会,以制定计划并在新年全面铺开。诺伊恩多夫强调,他们的工作不能一味求快,重要的是“保持冷静的头脑并做出正确决定”,“为了欧洲杯,我们要一脚命中红心。”而鲁梅尼格的话更接地气,“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以救世主自居的人,而是齐心协力地一同工作的团队。我们的特别工作组越早解散就越好,因为那将意味着德国足球已经回到了正轨。”

推荐文章
广告:
© 2023 球彩直播 All rights reserved.